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继明驳客

如来如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星期天的成绩  

2007-11-11 20:16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人物在没动笔之前,就肯定要死。这在我的写作史上,还是第一次。今天用一整天,写了他的死。最难的部分是,他的情人,是如何接受他的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好不好,先放在这儿:

 

大约半小时后,汤军、高学文回来了。我心里快快地闪过一丝忧伤,开始莫名地害怕他们走近。两个人更加靠近我们时,我看见他们的表情,都有种做作的冷静。我凭直感断定,房朝晖和陆地之间发生了什么,而且和不久前那声枪响有关。而且汤军的目光一直冲着我。高学文也看着我。他们的目光让我很不安。

汤军说:“你们都过来!”

阿眉问:“汤哥,我老公呢?”

汤军不理她,声调严厉地喊:“大家都过来。”

阿眉他们都过来了。

汤军说:“发生了不幸的事情。”

阿眉问:“怎么了?”

汤军不急着回答,只是盯着我。

阿眉再问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汤军说:“刚才,陆地开枪自杀了。”

不需要汤军把话说完,我已经知道一切了。我静默了一会儿,仿佛在耐心地等待着什么。比如,等汤军说,刚才的活只是个玩笑!

我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。

我也不知道,我是如何来到陆地面前的。

我看见房朝晖坐在一截枯树上,在埋头抽烟,陆地仰躺在他的正前方,身子刚好嵌在几颗鹅卵石之间,双腿长长地伸了出来。

我跪下来,抱住陆地的双腿。

我的这个动作,大概是想把他拉回来。

况且我也不敢看他的脸。我不愿意因为看到他的脸而让死亡顷刻间成为不可更改的事实。或者说,我害怕我凡俗的肉眼,除了愚蠢地看到所谓事实之外,不可能有任何别的作为。我不,我不。我也拒绝哀号,拒绝哭泣。我不想用任何方式认可死亡。我刚刚死掉了我的丈夫。我不想再死掉我的情人。我痛恨死。

我抱住陆地的双腿一直不抬头。

我想,陆地应该踢我一脚,以此表示游戏结束。

我想,我们刚刚说过的那句话应该有可能让他拍拍身上的沙子,站起来,对我再重复一遍:“孟芊,回去我们就结婚!”

我想生个孩子,叫他爸爸。

我想和他白头偕老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