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继明驳客

如来如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长篇片断  

2007-11-07 23:24:08|  分类: 浮生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  虽然忙,有课,有杂务,但还是写了一点,写了就觉得安心——要么,就是小说中的人物出来捣蛋,不让他(她)每天有一点作为,就不让我安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下面是其中的一段“独白”: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呀,不能光说我是农民,我曾经还是一个犯人。和你们的认识不同,一个从号子里出来的人,脑海里除了自由就是不自由。什么是自由?就是不自由的反面。什么是不自由?就是自由的反面。一个犯人出来之后,最有可能做什么?最有可能过度使用自由!他会本能地纵容自己,本能地挑战约束。如果他是个盗窃犯,那么,出来之后,他最想干的事情还是盗窃,如果他是强奸犯,出来之后如果用不着再去强奸,那么,他最有可能像我这样到处寻花问柳。为什么刑满释放人员二进宫的特别多?就是因为他们不能正确地使用自由。他们对自由有致命的幻觉,以为到处都是自由,以为自由像空气一样,可以任意使用、任意挥霍。所以,可以说,是幻觉让他们一而再,再而三地犯罪。幻觉,正是幻觉。我就经常生活在这样的幻觉里,无边无际的自由带给我的幻觉,几个亿的金钱带给我的幻觉——以为自由多得可以随时获取,金钱多得可以为所欲为。可是,某个瞬间又会突然发现,自由其实是有限的,金钱也不是万能的,于是,正如前面我说过的,我重新成为一个厌世者,一个富有的厌世者。和二进宫三进宫相比,厌世者还算光荣吧?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