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继明驳客

如来如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篇片断:关于宗教  

2007-12-07 08:25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我久久地站在面海的阳台上,久久地端详着灰蒙蒙的大海,突然,我觉得自己的上述想法是不对的,我发现我总是习惯于把人想得更坏,我应该相信房总,相信他有向善的欲望,他晚上不留下,无论如何,显示了他的改变,无论如何我应该信他。

这就涉及了基督徒所讲的“信”。“信“就是这么脆弱这么微妙的东西。你信一块石头确实是石头,这有什么用呢?相反,你信像房总这样的一个人,他身上是有善意的,才是信。信就有,不信确实就没有。我们要信的那个东西,总是像游丝一样,处在“有”与“无”之间,你信它,它就在,你不信它,它就没。它的存在,是以信不信为前提的。正像对爱情,你信它,它就有,你不信它,它就没有。宗教的价值,大概就产生在这种微妙的内心境地里吧。爱情,其实更像一种宗教。这么说来,善和义,也就是一种宗教了。

看来,宗教首先就是信不信的问题。因为,不信的理由更多啊,你可以举出一大堆理由否认宗教。但你也可以忽略一大堆理由,而只要一丁点理由。这大概就是所谓宗教。

我很庆幸自己能想到这一层,我面对着大海,我觉得这是主的恩赐,是主在提醒我——应该信!

第二天刚好是星期五,是耶酥受难日,我和房总去了基督教堂,里面人满为患,我们和三四个人挤在一把长条椅上,先听一个青年牧师讲耶酥受难的故事,后来,几十个女孩组成的唱诗班出来,开始朗诵《圣经》里的赞美诗,我手捧《圣经》,放在房总腿上,我们一起盯着唱诗班正在唱的那一段。

     我看见有泪滴掉在了《圣经》上。

     不是我的,是房总的。

    不过紧接着我的眼泪也掉下来了。

    后来,教堂开始发鸡蛋,红鸡蛋,应该叫复活节蛋,在鸡蛋上面涂上红颜色,代表耶酥的鲜血。大多数人当场就剥开喂进嘴里了,我也吃了,而房总却把鸡蛋悄悄装起来了。

    从教堂出来后,房总变得很沉默,似乎有话要说,但又说不出口,

  那个红鸡蛋,他默默塞给我,说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 我说:“多谢主!”

    他没有回应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