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继明驳客

如来如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初吻》点评后记  

2007-09-09 16:48:34|  分类: 随想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我一直认为,名家的作品,更值得一看的,是那些不常被人提及的作品。出名的作品,通常是易于解读的那种,而解读,通常是偏重于社会学伦理学政治学的。但文学的功能,恰恰在于反其道而行之。这正是文学的尴尬之处。文学和文学史,向来是两回事。文学史漏掉了太多出色的真正是文学的“小作品”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所以,要想真正窥探文学的奥秘,不能只信任文学史和具有文学史眼光的作品选。

在中国,就更是这样。

中国文学是世界上最不文学的文学。其解读体系、评价体系,自古以来,都十分看重伦理道德,“诗言志”,“寓教于乐”,根本上是一回事。张贤亮这一代作家的出现和写作,更是得益于所谓“社会问题”。应该说,这一代作家的小说大部分仍然可归进“问题小说”的范畴。而张贤亮是这一代作家中做得最好的一个。他的所有问题小说,都有很强的文学性,他的每一部小说里,都可以找到十分出色的文学片断。或者说,正是那些稀有的文学原素和文学本能,使张贤亮成为那一代作家中的佼佼者。

《初吻》是张氏小说中最静默的一篇。

这一篇,诚实而细腻,无关宏旨,不过是干净的偶然的“初吻”。在宏大叙事的主流面前,它当然是小作品,当然会悄无声息。

这样的作品,如果数量更多,张贤亮就足以和普宁、契诃夫、海明威、马尔克斯等大师齐名了,可惜的是,事实不是这样。所以这一篇才弥足珍贵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