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继明驳客

如来如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看电影《天堂的颜色》  

2007-10-26 23:13:41|  分类: 看电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此文原名《九议电影〈天堂的颜色〉》,新近收入一本大概叫“最佳随笔选”的书里了,编者改为现名,把文中的序号取掉了,个别地方有改动,看着更完整了,重新贴在这儿,朋友们看看: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男孩穆罕默德是盲童,却有灵敏的听觉,在路边听见鸟鸣,判断是雏鸟,而且不在高处,在树下,在挣扎中,紧接着听到猫叫,于是显出焦急和担忧的样子,拣起土块打猫,准,再找见枯叶下的雏鸟,爬上树,送入窝内。然后斗鸟,两三只雏鸟张着嫩嘴咬男孩手指。男孩脸上露出温情的笑容。这时,父亲到,无声端详,默默走开。在故事还没有真正展开前,这一段温情的富有诗意的段落,令人难忘。

紧接上我们就发现,故事里暗藏着严酷的一面:心事重重的父亲。父亲去学校,要求把儿子留在学校,不获同意,才带走儿子。

诗意与严酷总是联袂而行。

回家的路上,父亲仍旧严肃,儿子的单纯和敏感,继续被展示。儿子把手伸出窗外,感受风,感受风景。这时,我们看到了窗外的美丽风景,恍然觉得那是盲童的手看见的。盲童问爸爸:窗外有什么?爸爸冷静地说:森林。盲童再问:森林后面是什么?爸爸答:还是森林。儿子问的时候,表情是放松的,含着微笑。表明他是知道答案的。爸爸的回答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。他的问有“明知故问”的味道。

全部故事是在微妙中展开的。

儿子在马上,爸爸牵马。到了家门口,盲童通过气味判断出:已经到家了。儿子问:到家了?爸爸答:到了。于是盲童高喊:到家了,到家了。声音如波浪传向四外。盲童的姐妹听到了,两人都在田间,各披着一身青草,一同转向镜头,露出像是被露水洗过的干净极了的笑容。至此,纯美已经再三被强调——可是,应该相信,任何被再三强调的东西,或者说,任何被仪式化的东西,都是“别有用心”的。那些被拉长的动作,重复的动作,从来都不仅仅是它自己。事实上,观众已开始担忧。

担忧联袂而来的严酷。

担忧紧盯着诗性的严酷。

两姐妹拉着盲童,跑向野外,去找奶奶。三人跑动的背影,逐渐打开的田野,进一步展示在我们面前的纯美和诗性。再看,盲童藏起来了。接着看,奶奶跑向孩子的样子。奶奶跑动的正面镜头。双手摆动的样子,完全像个孩子。终于看见孙子后,奶奶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了,奶奶突然成为慈爱和沧桑的化身。

这个片子,总是先表达诗情画意,后表达严酷、罪。

爸爸去提亲,女方家有催促的意思。爸爸说:“还有事情没处理好。”继而又说:“我的女儿们随时听候使唤。我的母亲也很安详。”有事情没处理好,暗指什么?只提女儿不提儿子,是否在暗示:他给女方撒谎,自己没儿子?

此处,含着杀机。

严酷和罪,藏在生活的背后。

接下来,情节变得较为明白了。爸爸在奶奶不知情的情况下,带走了儿子。得知孙子被领走,奶奶无声,走路时身姿沉静,令人辛酸。鸡毛乱飞,无声地落下。奶奶对孙子的牵挂,马上得到证实。爸爸带儿子在海边劳动时,让儿子在海边独自玩,用线挡住,说:“不许越过线。”随后我们看到涨潮,水冲到了男孩脚下。

爸爸的潜在用心,竟是如此。

严酷呀。罪呀。

男人把儿子交给一个盲人雕刻家,自己回来。大雨中和母亲吵架。男人喊:“你走,你走你愿意去的地方。”母亲走。有河挡住母亲去路。河里有鱼,小鱼,无力游动,母亲捉起小鱼,放入水中。同时,孙子送给她的礼物落入水中,捞不上来。当母亲出走时,雨停了。画面极度安静。是的,人们需要在安静中注视母亲的出走。我们看到了,动和静的不同作用。男人旋即追来,喊:“妈妈。妈妈。”男人的摇摆也让人感动。我们看到了,生活本身加给他的困厄。困厄中的男人也在追问:上帝在哪儿?

爸爸(质问母亲):你万能的上帝在哪儿?

盲童(质问雕刻老师):上帝在哪儿?

而母亲始终在祈祷。

一边是质问,一边是深信。

质问是必然的。盲童和困厄中的男人都有理由质问。母亲除了深信还是深信,她很难用语言向儿子和孙子解释:上帝在哪儿?

但那个盲人木刻家解释了。他问,很硬的木头,为什么能雕成手中的鸽子?一个盲人如何把木头刻成鸽子?木头是硬的,内心体验是软的。眼睛是瞎的,心是活的。盲人木刻家对盲童说:“看不见,只能用你的心去感受。”

是的,不能用眼睛去寻找上帝。

只能用心。用感受。

它也暗暗回答着盲童的质疑:上帝没给你视力,却给了你内在性,给了你精神。你永远需要感谢。用足你的内在性,去体验生命。

人人都是盲人。难道不是?

儿子落入河中。爸爸只看不救。犹豫、观望。终于跳下河去,已无济于事。此处镜头为什么只在爸爸身上?爸爸在水中身不由己的样子,暗示儿子凶多吉少,也有力地完成了对爸爸的刻划。最后的镜头:风平浪静。爸爸躺在岸上,看上去还活着。儿子呢,在远处。儿子死了。啄木鸟又一次响起。男孩的死,并不像我们周围的死那样凄惨。我们已经知道,死不见得是一生中最坏的一件事情。绝不是。

它不是我们通常所见的死。

所以,对男孩的死,不可以做通常的解释。

这不单单是一个赚人眼泪的结局。

而是一个基调的完成。甚至是一个主题的完成。

一种神秘的内在性的主题。

最后,我们看到,一双手渐渐复活了。

一双渐渐透出光芒的手。

这实在是一部关于手和触觉的电影。

还有,这部片子告诉我们,以温暖的调子看待生活。它不是故作的温暖,不是外在态度。而是从骨子里流出来的。它和我们所说的逆来顺受也不同。它是赞赏、是信赖、是希望。它要求一个人评论这个世界时,超越个人恩怨。在我们这儿,除了奋起反抗,就是逆来顺受。我们和宇宙及命运的关系从来都缺乏真正的和谐。

所以,我郑重推荐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