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继明驳客

如来如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与上海东方网网友聊天实录  

2007-10-07 09:14:12|  分类: 关于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

 

  陈继明:感谢东方和文学会馆给我这个机会,和广大网友聊天,也感谢广大网友抽出时间在网上和我见面,我才疏学浅,谈的不好,请大家谅解。

  网友:看你白白胖胖的样子,你去过沙漠吗?你是否敬畏它的荒凉?还有勇气再去吗?

  陈继明:我去过沙漠,去过两三次,也不会晒黑的。我这个人缺乏认识大事物的勇气,虽然离沙漠很近,但是我很少去,去的不一定比上海读者多,说起来惭愧,以后会不会去沙漠体验生活,现在还说不上。

  网友:是否能介绍一下你发表处女作时,对初窥文学殿堂的感言?

  陈继明:我发表处女作的时候离现在已经很早了,还在是17、18岁的时候,那时我眼里的文学殿堂和现在大不一样,当时我甚至相信我会获诺贝尔奖,相信在十年内,我会写出很棒很棒的作品。但是今天,我基本认为诺贝尔奖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,今天的我,已经认为文学对我来说,只是一件需要每天努力做的事情,而它的终点是我无法看清的。

  网友:看了你的《老桥》,倒想问:退休了,你想做什么呢?另外,作为作家,有退休之日吗?

  陈继明:《老桥》和退休有关系嘛,难道我的《老桥》和退休有关系吗?这个问题很有意思,我需要仔细想一想,作为作家,肯定是没有退休的那一天的,我认为真正的作家写作,是从中年开始,然后还应该越写越好,我希望我是这样的作家,我希望从现在开始,才开始写作,然后越写越好。

  网友:你觉得自己能称得上作家吗?为什么?

  陈继明: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作家,因为在我眼里,作家就是最好的作家,让人崇拜的作家,除此之外的作家都不是作家。

  网友:我想问“三棵树”有什么由来,可以告之一二吗?

  陈继明:“三棵树”的说法,它的由来,显然是由于我们这里缺少树,我们这里狼更多,所以一开始,差点叫了“三匹狼”。

  网友:我是您的读者,读您的作品有种做梦的感觉,亦真亦幻的,但是读完却很过瘾,您能不能谈谈你的创作感受?谢谢!

  陈继明:我一直认为梦的形式是最能体现文学精神的,所以我劝你好好向你的梦境学习,模仿你做梦的样子去写小说。

  网友:文学是有世界性的.中国文学的发展也应是面向世界的,那么世界性的文化观体现在哪些方面?谢谢陈老师!!!

  陈继明:文学是世界性的,但是世界性是用什么体现的,是用独特性。

  网友: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,您说尽力不要让主题把握写作的思路,但是我又不知道写什么,读过陈老师的作品,每一篇都让我沉思,这是不是主题呢?

  陈继明:我一直不主张,小说直奔主题,对主题的过多考虑只会损害小说,有人说事实比道理更丰富,小说写的是事实而不是道理,但是事实里面有道理,这是另外一回事,这就不多谈了。

  网友:谈谈您对当前小说有什么看法?对于国内众多的小说奖项最看种哪一种呢?是鲁迅文学奖吗?

  陈继明:目前的小说,我以为很正常,任何一个朝代的小说,在当时的读者眼里,大概都是眼前这个样子,泥沙俱下,令人不满,到了下一个时代,你才会知道那个时代剩下了几个作家,剩下几本书,对于国内的文学奖,我不太好讲,我还没有获过鲁迅文学奖,所以我不知道,到时候有没有勇气拒领。

  网友:《粉刷工吉祥》的素材是来源于真实的生活吧?当你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感触最深的是什么?你也是从农村出来的,心里有没有疼痛的感觉呢?

  陈继明:《粉刷工吉祥》的基本素材是真实的,很多想前,我的一个学生,无缘无故被绑在两层楼的中间,大家摩拳擦掌要替他出气,到后来他自己却软了,当时我很看不起他,但是后来我相信,他的软是有深刻的心里根源的。很多老百姓,在遭遇不公的时候,在面对罪恶的时候,都会选择软,选择退缩,退缩是老百姓的权利,也是值得大家深思的地方,《粉刷工吉祥》就是基于上述思考写成的。

  网友:已经退役的原宁夏作协主席张贤亮据说是中国作家首富(宁夏西部影视城的董事长),对他的为人和作品能否给予一些评价呢?

  陈继明:张贤亮先生曾经是我的领导,他的作品是我们无法超越的,他的人品也堪为榜样,我以为他的《习惯死亡》是近些年来,中国长篇小说里面,不可多得的一部杰作,只可惜,评论界似乎没有勇气评判它。

  网友:陈老师,您好!您最近有没有创作什么新作品呢?

  陈继明:我最近刚刚完成一部长篇小说,是我第二部长篇小说,我宁愿把它看成我的第一本书,看成我创作起点,书名还没有定,请你接着关注我吧。

  网友:您认为西部作家和东部作家在文学创作上各有什么特色、在语言上有什么不同?

  陈继明:我认为西部作家和东部作家的区别,只是一些外部特征的区别,西部作家并不会因为写了西部,就优于或者劣于东部作家,因为文学的本质是一样的,文学的基本规定也是一样的,是不是写出真正意义上的好作品,西部或者东部都帮不了你的忙。

  网友:陈老师,您能对西部作家在全国的地位作一下评论吗?

  陈继明:西部作家在全国的地位不太好说,西部因为地域更为广阔,比较起来,作家的数量就比较少,一个一个就显的比较醒目,但是很难说,西部作家在整体上有什么特殊的地位,因为作家总是一个一个的,文学史上被人称道的作家总是一个两个,很少有一个地区的作家,有什么特殊地位的。

  网友:能谈谈您的生活经历及走上创作之路的过程吗?

  陈继明:我走向文学之路的过程是非常平缓的,从上高中开始,我就有志于当一个作家,从那时候到现在始终在写,进步很慢,好在到目前为止,仍然在写,有信心写得更好,我庆幸自己喜欢文学,像现在这样,不受干扰的,较为自由的,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写作,简直是上天恩赐。我常常不知道如何感谢这一点,至于我的文学成就,并不是我愿意或可以关心的事情。

  网友:谈谈您的短篇小说《老桥》在创作上的见解吗?

  陈继明:《老桥》这个小说,是徐大隆先生逼出来的,最早是另外一个构思,徐大隆先生向我约稿,叫我写两篇,有了一篇,还缺一篇,就把过去的一个构思找出来,再接着往下写,因为我自己出生农村,我知道改革开放之后,乡村的男人和女人是怎么样生活的,男人进城打工,女人进城有什么好干的?这一点不用说,大家可以想象,但是哪怕他们真是坏人,他们污染了我们这个社会,那仅仅是他们的错吗?

  网友:如何从小说转向零星的诗歌和散文?在三者的不同体裁写作中,最钟情哪一种?为什么?

  陈继明:其实我最早是写诗的,那时候我认为打死我写也不会写小说,小说表面上的平庸质地是我当时无法接受的,但是后来,我又觉得自己写诗缺乏天赋,只好退而求其次写小说,这表明了我的态度,诗是文学题材里面最高贵的,但是现在我又想,想把小说写的更好,其实需要同样多的天赋,它的难度,是我原来预料不足的,而散文是我最不敢尝试的一种文体,为什么呢,因为散文最不能藏拙的,你有多少缺点,它就会暴露多少缺点。

  网友:问您一个大家都感兴趣的问题吧。您平时喜欢做些什么?

  陈继明:我平时喜欢做的事情很多,其实写小说只占用了我很少的时间,更多的时候我在听音乐、看碟、关心足球、读书、练字,有很多书法家,劝我不要搞小说了,让我去当书法家,可是我还是觉得和小说比起来,书法是雕虫小技,写小说能最能满足我的成就感。

  网友:在你经历的岁月里,一些大事与小事,或许都会影响你的生活、思想与感情。对于人生,你有你的顿悟。我现在想问的是:哪类与你有关的事影响了你的生活,并使你拿起笔来予以抒写?

  陈继明:我说不上哪些生活影响了我,事实上大小事情,包括你的错误,都会成为你的财富,我以为年龄的增长,经历的增加,对于一个作家来说,并不是无关紧要的事情,我更愿意认为写作是思考辅助形式,是思考的另一种形式,你愿意思考,同时你又有写作的习惯,那么你生活中的全部,包括一点点的,小小的顿悟,对你来说都会有用的。换句话说,怎样使我们的生活和经历变得有用,那么拿起笔来写作。

  网友:目前来说自认为最好的作品是哪个?为什么?

  陈继明:我自己的作品,一旦我知道哪一个具体的人正在阅读,我就总是感到汗颜,所以我无法指出我的哪篇作品是最好的。

  网友:在创作中最大的困惑在哪里?是如何克服和走出困惑的?

  陈继明:创作中最大的困惑,我还是认为,任何一个作家,包括我在内,他认知力和感受力,他的胸怀都是太小太小,也是太有限的,我想起一句诗,“欲将有限事无穷”,我就经常觉得自己太有限了,实际上从本质上说,任何一个作家都是有限的,作家的好坏不是以宽广来衡量的,而在于他是不是在有限的范围内,挖得更深,做得更彻底,所以每一个作家的有限性比较起来,差别又是很大很大的,所以这个有限性,一个人的有限性,常常会使我有弃笔不干的想法,同时又不死心,又考虑自己的有限性里面,是不是暗藏着别的作家所缺少的东西。所以我的创作状况概括起来,总是处在于两难的境地中。

  网友:生活中,你是什么样的人?笑口常开,还是不苟颜笑.当惯了领导,多少有些变化吧!

  陈继明:生活中我总体上是一个悲观主义者,我觉得人生是没有希望的,成功也不能改变人生的本质,但是在局部,在每一天我又是一个乐观主义者,常常看到一些非常细小的令人快乐的事情,我常常也会高兴得手舞足蹈,在我的日常生活中,这两者是相互融合的,悲观和乐观,我不知道哪一种更深地影响了我。

  网友:人生活在世界上,最大的难处是什么?看你的短篇小说《老桥》和《粉刷工吉祥》后,心里想的就是这个问题。是否很无助很无奈,内心有一种被迟钝的刀子慢慢宰割的钝痛?能谈谈你对你当前生活的感受吗?如何看待目前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?

  陈继明:人生活在世界上最大的难处是不知道明天会干什么,你在多大的程度上会成为自己的主人,所有的人其实都是一样的,这正是文学存在的理由,为什么你不是民工,你看了《粉刷工吉祥》会感到很无奈,很无助,那就是因为小说总是用一个个例表达了人类的共同处境。

   网友:去年底,美国作家苏珊.桑塔格去世震惊世界,你如何看待当前文坛给予的评价和纪念?你觉得我们中国文坛具备她这样独立特行的作家吗?

  陈继明:美国作家苏珊.桑塔格刚刚去世,震惊了世界,我也是刚刚知道,我深有感触,觉得中国作家里面缺少她这样的独立特性的知识分子,中国作家常在家里,关着窗户把文学当作小玩意看待,是有问题的。和苏珊.桑塔格相比,每一个中国作家都应该感到惭愧。

  网友:陈老师,你认为你寂寞吗,或者说你认为作家寂寞吗?

  陈继明:寂寞这个词,我不喜欢,我更喜欢寂静,我以为寂静是任何一个人都应该有的一个基本功,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不靠寂静能够做成的,我们看到的热闹,那都是假的,他们回去之后在干什么你并不知道,很多年轻朋友,误以为有质量的生活,就应该热热闹闹,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生活是怎么构成的,如果说生活是一个建筑,那么它的基本材料就是寂静,就是静的功夫。

  陈继明:今天的聊天就说到这,说的不好请大家原谅,再次感谢东方网,感谢文学会馆,也感谢网友的参与。谢谢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