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继明驳客

如来如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堕落诗》创作手记  

2012-01-07 21:37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

 

听到一个故事,一个四川的房地产商,一个女子,会写诗,性格像火,裤带很松,离不开男人,和每一个男人都动真情,她的口头禅是:“咱这种人,没素质。”曾对前夫说:“你的错误像白天一样清楚,你还不认账。”

钱挣到足够多的时候,想退出来,却“出不来”,想回来,“回不来”,这个人,在如日中天的时候得癌症,自己给自己开追悼会,在会上公开了自己的遗言:高于25%的利润不做。但她的继任者,她妹妹拒不执行。

我决定写这个故事,一个女房地产商,这似乎是一个时髦的题材,但是,我看到的是,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全新的形象。中国历史上,女人第一次扮演这样一种角色——活跃在经济第一线。她一定有极其惨烈的内心历程。

我决定终止原来的写作,写她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

 

开始写时,我的任务变得单纯下来,我首先要写好这个人物。她是个川妹子,但我打算让她说普通话,而仍然具有麻辣的性格,让读者仍然以为她还是个“川妹子”。而她的内心却是极度敏感丰富的。她有思考力。她有谜一样的性格。在她身上,豪放和柔情、俚和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,没有谁比她更能雅能俗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 

人生,就是一个人的炼金术,一个人必需把自己炼成金,才能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。如果是一个女人呢?她如果不愿意被规约被描述被指定,也不愿意做二奶三奶,更不愿意去做妓女,那么她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形?巴兰兰就是这样一个女人。在这个意义上,她的内心有奇观的性质。她的喜怒哀乐都是奇观。

 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4

 

这个女人,是男人喜欢的一种女人,也是男人怕的。

总之,她远不是人们熟悉的女人。

中国女人的命运,从来没有像最近二十年这样复杂曲折幽暗。

写好她的内心就等于写好了这部长篇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

 

谁的绝望更深?这很难说。每个人的绝望都是深的。因为,绝望和绝望是不可相互比较的。最浅的绝望也是最深的绝望。

这部小说,逐渐摆脱了“房产地”、“官商”、“女人”这些具体的符号,变成涉及一切问题的一部小说,尤其是涉及绝望和不安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

 

文体上必需同时具备复杂和简单。

笨是艺术的一部分。聪明当然也是。

艺术的意义可能是:重新定义“俗”——比如俗文学。

事实大于、小于文字。所以,必需警惕文字。

一部小说里有丰富而复杂的神经系统,最困难和最紧要的,是作家要像一个高超的医生,熟悉并合理布排这些细微的神经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

 

公众是一个巨大的基数,是所有富人捞取钱财的目标。问题是,公众通常并不知道这一点。他们常常会乐呵呵地任其捞取。

这部书中的真正主人公,是公众。

是每一个公众——每一个有机会阅读本书的人。

巴兰兰只是一个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8

 

我知道的事情,比我写出的更坏、更离奇、更令人发指。但是,我只写我需要的。我不以揭短、丑化和妖魔化为能事,当然,我也不回避。我在写一部关于当代生活的小说,它恰好和房地产有关,和官场有关,和腐败有关。我的最大兴趣并不是揭露和抨击。我用平和的笔调写下了我听过的、我见过的、我认为有可能发生的一切。但是,更重要的是,所有的内容都必需受到限制,必需是我所需要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9

 

每次开始写作,都会记起我母亲小时候批评我的话:懒的抽筋呢,油瓶倒了都不扶。这话对我很有用。当我做出一种表述的时候,我必需看看周围,油瓶是不是倒了?我不能明明看见油瓶倒了,却背过身去,慢悠悠地说:“天气很好,一切很好……”正是基于这个信念,我讨厌目前这个时代甜熟乖巧的文风。

 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0

 

我有一个野心,想通过写这部书看清:

金子和路边的瓦片,其真正的区别到底在哪里?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1

 

我的另一个野心是:

写出既通俗又脱俗的文字。

一种文字,如果能让“纯文学”和“俗文学”的争论变得多余、变得无效,那么它可能才是成功的。这样的例子并不多,但的确有。另外,“纯文学”这个说法是值得警惕的,它常常是小圈子、书斋化的借口,是“唯美”和“唯艺术”的托词,有意无意将社会责任和道德义务剔除了。而长篇小说又有不同,一部长篇小说,更应该离“纯”远一点,离“俗”近一点。因为,一部长篇小说,应该是泥沙俱下的。它是一条滔滔流淌、汹涌而来的大河,它包容和消化一切,包括“纯”和“俗”。

 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12

 

人类恐惧的并不是什么具体的东西,哪怕是死亡。人类恐惧的可能是恐惧本身。或者说,恐惧也许只是人类的一种心理习惯。

这是巴兰兰的发现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3

 

这个世界是干净的吗?

写到最后,我只能说:

你干净了,它就干净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