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陈继明驳客

如来如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逃啊,逃啊(《北京和尚》创作谈)  

2012-07-27 15:36:30|  分类: 随想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 

 

《北京和尚》里面的和尚,很容易写成三种可能:一是,写一个无可挑剔的好和尚,他身上有这个时代所缺乏的种种品质,可资借鉴;二是,写成习见的花和尚,喝酒、吃肉、玩女人,最后说一句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”了事;三是妖魔化,写一个神通广大、满口玄虚的和尚,言行举止越古怪越好。

当然,我不打算写成上述任何一种样子。换句话说,我既不想图轻松,随便从佛教典籍里找几样普世价值放在盘子里端给大家,也不想油腔滑调,取笑一切。我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,西方文学,有肯定宗教的,也有怀疑宗教的,一般都持着郑重的态度。中国文学则相反,从《西游记》到《红楼梦》,再到当今的太多太多的作品,只要一涉及佛,或道或儒,笔调总会不约而同地染上轻佻……

除去种种不愿做的,我似乎无路可走。但是,我相信,写作的一个功能就是“寻找”。开始写作不是因为已经找到了什么,而是因为我们对于写什么怎么写全无把握。而且失败的可能更大,约占百分之七十。于是,没有见过几个和尚的我,斗胆跟着作品里的人物和尚(可乘、张磊),里里外外地“寻找”了一番。

伟大的托尔斯泰,一生寻找上帝,一生都不安宁,八十多岁,死在外面,最后一刻,仍在迷迷糊糊地喊:“逃啊,逃啊!”

我发现,我的人物,一个普通的和尚也是如此。他在逃,出是逃,入是逃,不是逃回家里,就是逃向庙里,总之,都是逃。

逃,也许是人类的宿命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